新加坡《海峡时报》8月22日文章,原题:曾引发争议的中国修建的铁路网络(车票)成为老挝最热门车票   太阳刚露出地平线,万象火车站外就排起长队

新加坡《海峡时报》8月22日文章,原题:曾引发争议的中国修建的铁路网络(车票)成为老挝最热门车票   太阳刚露出地平线,万象火车站外就排起长队
新加坡《海峡时报》8月22日文章,原题:曾引发争议的中国修建的铁路网络(车票)成为老挝最热门车票   太阳刚露出地平线,万象火车站外就排起长队。尽管车站还没开门,但一些人已在那里等待3小时,其中既有老中铁路的准乘客,也有企图囤积热销车票的“黄牛党”。这条从老挝北部通往老挝中部的铁路长422公里,是北京“一带一路”倡议的旗舰项目,将中国内陆与泰国乃至东南亚的市场连接起来。它由一家老中合资企业负责运营。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了跨境客运服务的启动,但这条铁路沿线的乘客仍熙熙攘攘。截至8月2日,该铁路累计运送旅客逾70万人次,跨境货运量超过100万吨。时速160公里的火车在万象与毗邻中国边界的磨丁之间来回穿梭。旅行需求很旺盛,以至于该铁路在周末和特殊节假日加开列车。火车服务的受欢迎程度平息了一些对该项目的最初批评。一些经济学家曾担心,与老挝相比,这个巨额项目将在更大程度上惠及中国和泰国,并导致老挝对其北方邻国债台高筑。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模仿中国现代铁路系统并与之融合的铁路项目,现在还不提供网上售票服务。除了万象市中心有一个售票点,车票只能在火车站购买,且只在发车两天前开售。铁路公司每日在脸书上公布剩余座席的信息。由此,迅速出现了一批“黄牛党”,加价售卖车票。在老挝计划投资部发展研究所所长拉萨蓬博士看来,鉴于该铁路具有吸引外国投资的长期潜力,票务问题只是初期问题,“我们将把该铁路当作我们的经济走廊,将我们与东盟和中国连接起来”。与此同时,这条铁路继续令老挝人着迷不已,以前他们仅能通过公路旅行或乘坐票价昂贵的飞机才能穿越该国崎岖不平的地形。毫无疑问,该铁路将进一步使老挝的经济命运与其强大的邻国交织在一起。在记者乘坐期间,一名娴熟掌握火车控制系统的列车员自豪地透露,他为从事该工作学习了一年中文。通过这条铁路,中国的蔬菜、电子产品和纺织品被运往老挝和其他国家,而矿石、钾肥和泰国榴莲则反向流动。在货运列车的南部终点塔纳棱陆港,382公顷的万象物流园正在建成。在老中铁路老挝段的北部终点,磨丁正通过一条铁路隧道与中国小镇磨憨相连。与疫情有关的旅行限制使这座山区小镇比平时更安静。当地居民表示,当取消这些限制时,这里将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景象。(作者TAN HUI YEE,丁雨晴译)责编:庄鹏泽